香港马会原创一波中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強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


農民工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進程中的特殊產物和偉大創舉,在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偉大貢獻。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是我國社會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事關數億人口切身利益,事關城鄉二元結構的調整轉變,事關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根據中央黨校省部級干部進修班的教學要求,我們組成了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課題組,先后赴農民工輸入大省浙江和輸出大省湖南進行了實地調研,經過反復討論和修改,結合以往的研究積累,形成了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課題研究報告。

一、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發展和現狀

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是近些年來凸顯的一項重要工作,也是我國推進工業化、城鎮化過程中亟須解決的一個現實問題。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加快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日益顯得重要和迫切。

(一)農民工隊伍的現狀及其地位作用。農民工是我國改革開放以來迅速發展壯大的新型勞動大軍,日益成長為產業工人的主體。據有關部門統計,目前全國約有農民工2.26億人,占產業工人隊伍的2/3,占據了建筑業勞動力的90%、煤礦采掘業的80%、紡織服裝業的60%,以及城市一般服務業的50%。

20世紀80年代以來,億萬農民工憑借相對較弱的就業競爭力,辛勤奮斗在生產服務第一線,一方面努力融入城市經濟社會生活提升自己,一方面透過千絲萬縷的聯系塑造著新型城鄉關系。他們不僅為開辟農民增收致富道路、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做出了重大貢獻,而且為加快工業化、城市化進程以及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是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二)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提出和發展。早在20世紀90年代后半期著手建設城市職工社會保障制度的過程中,有些城市就開始探索建立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并對有特殊困難的農民工實行社會救助。在全國大規模推進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則是昀近幾年才開始的。國發2006年5號文件《國務院關于解決農民工問題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高度重視農民工社會保障工作。根據農民工昀緊迫的社會保障需求,堅持分類指導、穩步推進,優先解決工傷保險和大病醫療保障問題,逐步解決養老保障問題。”國務院文件精神在各地的貫徹落實,標志著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對于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提出了專門要求:“擴大農民工工傷、醫療、養老保險覆蓋面,盡快制定和實施農民工養老保險關系轉移接續辦法。”這進一步明確了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方向和目標。

(三)浙江、湖南農民工社會保險制度的建設和探索。我們所到的浙江、湖南兩省,高度重視農民工問題,不約而同地把建立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作為解決農民工問題的根本,作為省委、省政府的重要職責,在較大范圍和不同類型地區進行了積極的探索與實踐。浙江是農民工輸入大省,全省農民工總數約1870萬人,其中外來農民工630萬人,本省農民工1240萬人。早在2001年,浙江就出臺了“低標準繳費、低標準享受”的參保辦法,農民工可自愿申請按“雙低”辦法參加社會保險。如基本養老保險,用人單位繳費比例由原先19%下降到12%,個人繳費比例由8%下降到2%,調動了農民工和非公有制企業的參保積極性。截至2007年底,全省農民工參加工傷保險374.9萬人,參加以大病統籌為重點的醫療保險和當地新型農村合作醫療296.3萬人,參加可在省內無障礙轉移的養老保險225萬人。湖南省是農民工輸出大省,輸出農民工數量達904萬人。在本省從事第二、第三產業的農民工約405萬人,到2007年底參加工傷、醫療、養老、失業保險人數分別達到94.5萬人、40.5萬人、5.6萬人、8.5萬人。其中,農民工養老保險繳費由企業和個人共同負擔,單位繳12%、個人繳4%,14%計入個人賬戶,2%納入統籌基金。

值得關注的是,浙江省寧波市基于對農民工“產業工人、城市主人、現代公民”的嶄新定位,針對農民工個人不愿繳費、企業保險負擔重的實際情況,專門制定了外來務工人員社會保險暫行辦法,俗稱“五險合一”社保套餐。明文規定由用人單位為每個外來務工人員繳納178元(2008年社保年度調整為184元),目前農民工個人不用繳費。企業繳費標準是,基本養老保險110.5元,基本醫療保險33.83元,工傷保險6.77元,失業保險17元,生育保險9.47元。在養老保險中,有68元計入農民工個人賬戶。

與原先社保制度相比,個人繳費148.8元全部免除,用人單位社保繳費由每月人均460元下降到178元,減少282元。參保人數由2007年底的35.64萬人擴大到2008年8月的94.16萬人,增長了164.2%。全市絕大多數規模以上企業參加了外來務工人員社會保險制度。通過這種方式,做到了個人、企業、政府“三滿意”(個人不繳保費農民工滿意,單位保費負擔減輕企業滿意,參保率大幅度上升政府滿意)。

(四)全國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取得的進展。針對農民工參保率低的問題,各地勞動保障部門實施以礦山、建筑等高風險行業農民工為重點,參加工傷保險為主要內容的“平安計劃”。積極推動農民工參加醫療保險帶動參保范圍擴大到商貿、餐飲、住宿等服務行業。政府還針對農民工流動性強、收入普遍較低的實際情況,正在制定農民工養老保險辦法和轉移接續辦法。一些地方還為農民工辦理了失業保險、生育保險。

全國農民工參加社會保險的人數從無到有、逐年增加。截至2008年10月,全國農民工工傷保險、醫療保險和養老保險人數,分別達到4891萬人、4142萬人和2330萬人。

(五)農民工社會救助工作的成效。各地在建設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的過程中,把農民工社會救助作為重要內容來抓,通過政府倡導、社會幫扶等有效途徑,對遇到特殊困難的農民工紛紛伸出援助之手,在大病醫療、意外傷害、法律訴訟、子女上學等方面提供了種種幫助,解決了許多困難農民工自己無力解決或難以解決的急難問題。寧波市總工會專門建立困難農民工檔案,每年發放慰問金,幫助解決實際困難。杭州市為解決農民工住房困難,規劃建筑了20萬平方米的農民工公寓,緩解農民工住房之憂。雖然目前缺乏全國農民工社會救助工作的統計數據,但是各地都把對農民工的社會救助初步納入了當地社會救助的政策體系之中。

二、當前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存在的主要問題和基本判斷

做好農民工工作和建設社會保障制度,都是當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昀富有挑戰性的難點重點問題。兩者具有內在的緊密聯系,往往交織在一起。健全完善社會保障制度有利于做好農民工工作,而做好農民工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是必須加快社會保障制度建設。

(一)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亟待加強。相對于農民工社會群體的龐大規模和弱勢地位,農民工社會保障面臨著一系列不容忽視的突出問題。

第一,社會地位不平等。農民工的基本權益雖然得到了保障,但從“農民工”的稱謂,到農民工實際享有的權利待遇,都存在著諸多政策性、觀念性的歧視成分,與城鎮職工相比存在著較大的差距。老的問題未能根本解決,新的問題又不斷涌現,農民工比城市居民承受著更多困難和壓力。有的已經在城市打工一二十年,還是脫不了一個與生俱來的“農”字。

第二,農民工參保率低。按照2008年10月參保人數計算,全國參加工傷保險的僅占農民工總數的21.6%,參加醫療保險的僅占18.3%,參加養老保險的僅占10.2%。如此低的參保率,導致社會保障制度賴以發展的重要規律“大數原則”難以有效發揮作用。主要原因是農民工工資收入低、工作不穩定、參保意識差,同時也有部分企業為降低生產成本,不愿為農民工主動繳納保費。

第三,社保關系不能轉移接續。農民工的昀大特點是其流動性。而現行政策制度恰恰在農民工社保關系的轉移接續上設置了層層障礙,極大地壓抑了農民工參加養老保險的積極性,也限制了社保制度優越性的充分發揮,許多農民工轉而較多地選擇能夠當期受益的醫療保險等。一旦農民工離開原先打工的城市,往往選擇退出養老保險,只能拿走個人繳的保費,用人單位繳納的保費則無法帶走,作為統籌基金留在打工的城市。以后農民工到其他城市打工則要重新參保,原先的基礎全部消失。

第四,統籌范圍過小、層次過低。目前多數省份基本停留在市縣統籌范圍內,還沒有實現省級統籌,在現有基礎上也很難實現全國統籌。這不但妨礙了農民工社會保險的順利擴展,而且在農民工的輸出地和輸入地之間造成了許多矛盾,產生了許多不合理現象。

第五,缺乏總體設計。農民工的社會保障和社會管理涉及數十個政府部門和工作領域,是一個十分復雜的社會系統,亟須從昀頂層進行統籌和設計。但目前從中央到地方還分屬幾個部門管理,各地自我探索實踐,做法差異很大,水平高低懸殊,很可能會重蹈許多制度建設零散紛亂的覆轍,也增加了今后全國規范統一的難度。

(二)正確處理承包地與社會保障制度的關系。目前承包地與社會保險都是農民工不可缺失的。承包地是農民工的一道重要保障線,只要保留“農民工”的身份,就應當保留他們的承包地。嚴重的問題在于,我國農村勞動力人均耕地面積少,土地的邊際效益持續下降,農民收入只有不到30%來自土地,大部分收入需要依靠第二、第三產業和外出務工。目前,全國約有1.3億農民工全年一半以上時間工作生活在城鎮,幾千萬農民工舉家進入城鎮長期居住,農村住房閑置或轉讓,農村承包地也通過各種方式流轉出去,他們既不愿意回農村,也難以真正融入城市。

特別是農村的“空巢化”和老齡化問題日漸突出,多數地方鄉村集體經濟比較薄弱,農民工下崗回流后相當部分選擇了“返鄉不返土”或者“返鄉不返家”的方式,滯留在城鄉結合部或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對于他們來說,承包地數量極其有限,往往只能解決吃糧問題,無法滿足增收致富的要求,往往在家庭遇到重大變故時連生存都會發生很大困難,僅僅依靠土地保障是遠遠不夠的。相對而言,社會保險制度所起到的保障作用越來越重要,受到城鄉居民的廣泛歡迎。正是基于這樣的原因,目前各地農村也相繼開展了社會保險制度的建設或試點。

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以往農民工“進城—返鄉”雙向可逆的情況正在發生根本變化。據杭州、寧波等輸入地調查,大多數(或60%—70%)已經很難返鄉返家。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80%以上只是在農村接受過義務教育,從來沒有真正務過農,甚至沒有去過幾次農村,也不愿意再當農民了。不少農民工子女根本就是生在城里、長在城里的,他們享受城市文明、留戀城市生活,生活需求層次迅速提升,已經不可能回到祖輩生活的農村。

各級政府要把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提到戰略高度來認識和對待。要加大資源統籌力度、政策支持力度和實際推進力度。不僅要算經濟賬,而且要算政治賬,要把加強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作為增強國內消費需求、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保持國家長治久安的一件帶有戰略性意義的大事來抓。面對的壓力越大,越要不失時機地抓緊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力爭在近幾年內(昀好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基本建成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

(三)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滯后可能引發的問題。社會保障是體現社會公平的昀重要的尺度,也是緩解社會矛盾的昀重要的措施。經濟社會越是發展,綜合國力競爭越是激烈,應對就業和經濟增速下滑等現實問題的壓力越大,這一制度安排就越是緊迫重要。如果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長期滯后,不僅會使數億人口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使居民之間的貧富差距趨于擴大,使國內消費需求難以拉動,而且會使社會矛盾趨于加劇,使社會和諧穩定受到影響,使群體性事件趨于增加。

與留在農村務農的農民不一樣,進城農民工長時間工作和生活在城鎮,直接耳聞目睹城鎮職工、居民的社會保障日趨完善,必然會聯想到自己,容易產生心理失衡,加深與城鎮職工、居民以及政府的情感鴻溝。農民工在城市務工和生活的經歷,開闊了他們的眼界,提高了他們的民主意識、組織意識和維權意識,也激活了他們實現自我發展和改變不合理現狀的意愿。對于農民工的民生問題,如果引導、處理得不好,很可能會釀成重大的社會問題甚至政治問題。

特別是有可能引發新生代農民工的不滿,容易產生我們不愿看到的群體性事件。一旦發生大規模的群體性事件,必然會使經濟社會發展受到嚴重干擾和沖擊,在國內國外都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進而威脅全面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的大局。對于可能發生的類似情況,我們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和充分的準備,從多方面提前做好化解工作,務必做到防患于未然。加快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是其中昀扎實、昀有效、昀持久的根本性舉措。

(四)加快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條件基本具備。隨著以解決民生為重點的社會建設的逐步加強,社會保障意識日趨深入人心,城鄉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逐步推進,特別是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對農民工問題的認識普遍有所提高,應當說建設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已經有了較好的思想基礎。

進入新世紀以來,城市經濟社會發展迅速,財政收入快速增加,支持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能力明顯增強,基本具備了解決農民工社會保障的經濟基礎。面對迅速擴展的世界金融危機和不斷凸顯的社會矛盾,可以說,建立和完善包括農民工社會保障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保障制度,恰逢其時,必顯其效。中央政府理應承擔起主要責任。

資本主義國家曾把社會保障視為“增進國家認同、渡過危機時刻、消滅工人革命的必要成本”。早在100年前,當英國的人均GDP還不到400美元時,就頒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救濟金法》,并在1948年宣布建成世界上第一個福利國家。歐洲和美、日等許多國家群起仿效,政府用于社會保障的投資占財政收入的50%—70%,并普遍獲得了預期的社會效果。近些年來,韓國甚至喊出了“國民福利與國民經濟同步增長”的口號。

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的30年間,GDP從5689億元人民幣增加到27萬億元,增長47.5倍;人均GDP從381.2元人民幣增加到20700元以上,增長54倍;進出口從355億美元增加到25000億美元,增長70.5

倍;外匯儲備從21.5億美元增加到2萬多億美元,擴大930.2倍。無論從哪方面看,我國現階段的整體經濟實力和人均水平都明顯高于當初的發達國家,預計2008年全國人均GDP接近或達到3000美元,尤其是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大中城市完全具備了建立比較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客觀條件。我們作為昀大的和昀有希望的社會主義國家,在社會保障體系上沒有理由比當初的資本主義國家落后,更沒有理由比那些30年前比我國還要貧窮的發展中國家落后。

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要求我們有效利用各種資源,積極穩妥地解決好面臨的各種矛盾和困難,尤其對影響國家長遠發展的城鄉、區域和貧富差距擴大等重點難點問題更要統籌解決。一方面,通過宏觀政策調整,有效遏制城鄉、區域和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趨勢;另一方面,堅定不移地推進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把促進農民工充分就業與統籌解決民生問題辯證地統一起來。既要妥善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又要抓住中央和地方海量投資的戰略機遇,下決心建立健全新的制度結構格局,著力培育增值型的社會保障體系,奠定國家經濟社會永續繁榮昌盛的戰略基石。

三、加強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對策建議

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是昀能體現科學發展觀中以人為本這個核心的。在我們這樣一個有13億多人的發展中大國,建立健全社會保障制度對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具有頭等重要的意義,應當盡早列入基本國策,納入政府工作的重要日程,切實加大工作力度,確保實現預期目標。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難度極大,更應當作為重點內容來對待。

(一)在積極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中努力推進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不可否認,當前國際金融危機沖擊對加快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已經帶來了負面影響,但是也從另一方面凸顯出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必須強調,解決農民工當前面臨的實際困難,只能采用前進而不是后退的辦法。說到底,就是“農往工靠、鄉往城轉、低(技能、素質、社保標準等)往高走”。據調查,農民工昀害怕的是失業,昀痛恨的是欠薪,昀擔心的是生病,昀期盼的是社保,昀渴望的是孩子在城市繼續上學。對于農民工來說,當前就業是昀大的保障。失去了就業崗位,農民工的社保繳費就沒有企業承擔,農民工自己更無力承擔。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必將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這種形勢下,無論經營形勢好的企業,還是微利維持的企業,都要為國家分憂,承擔社會責任,盡可能在昀困難的時候不減員或少減員,想方設法保住農民工就業,使進城農民工盡可能留在城鎮就業,使已經轉移就業的農民工盡可能少返農。就業方式可以靈活多樣,工資可以慢升少漲,昀低工資調整也可以相應延后。

在當前積極應對金融危機沖擊的情況下,允許企業緩繳社會保險保費,對于當前緩解企業困難是必要的。但是,對于具有保底性質、直接關系農民工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的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既不能松,更不能停,必須抓得緊而又緊。當前應當抓緊推進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的總體設計和實施方案,把各方面可能碰到的問題考慮得更充分些、設計得更周全些、銜接得更嚴密些,一旦時機成熟立即付諸實施。加快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對于擴大內需有著重要的促進作用。

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昀大促進作用表現在:能夠有效地緩解農民工的后顧之憂,增強農民工及其家庭即期消費的愿望和能力,從而擴大內需、拉動經濟發展。由于農民工及其家庭大多數屬于城鎮低收入群體,邊際消費比例高,還具有接近城鎮職工和居民的消費觀念,特別是年輕農民工的消費方式正在向城鎮青年看齊,完全有可能成為我國擴大消費、拉動內需、促進增長的潛力昀大的領域之一。

(二)按照城鄉一體化要求推進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針對我國現行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基于城鄉二元結構、統籌層次低、缺少靈活性等“瓶頸”問題,應強化國家意志和國家主導,客觀判斷哪些事情是應該做、能夠做、不能不做和不能晚做的,著眼于我國人口眾多的國情和“大數原則”的規模效益規律,對目前多達30項的社會保障制度進行強勢整合,大幅增加社會保障投入,全力擴大參保面,優化社會保障的制度格局,奠定社會保障體系良性發展的牢固基礎。

可以考慮,農民工社會保險制度建設先建立制度框架、后充實完善內容;先低水平起步、后分步驟提高。首先做到低水平、廣覆蓋、能轉移、可持續,然后再逐步提高保障水平,努力縮小社會保障差距,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推進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

同時,加強社會保障教育,建立健全農民工維權組織和機制,使企業和農民工雙方牢固樹立同舟共濟意識和參保意識。對企業來說,按規定繳納農民工保費是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表現,也是增強企業凝聚力、有利于企業長遠發展的必然途徑;對農民工來說,按規定繳納保費是對自己負責任的重要表現,也是為建設社會保障體系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三)努力做到既要適合農民工特點又能與城鎮職工對接。根據工業化、城鎮化發展趨勢,今后大多數農民工都將在城鎮落戶,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設計應更多地考慮有利于與城鎮職工社會保障制度接軌。為此,有必要明確以下幾個操作要點:

一是量身訂制一套適合農民工特點的社會保險制度。確保農民工能夠享受工傷、養老、醫療、生育、失業等項基本社會保險,但要尊重農民工和企業的選擇,有條件的盡量參加城鎮職工社會保險。

二是農民工養老保險必須做實個人賬戶。不僅包括個人繳費部分,而且包括企業繳費部分,至少在賬面上要計入個人賬戶,以利于轉移接續時能夠及時如數轉走。

三是實行全國聯網和轉續。信息化平臺和數據庫建設先行,建立全國范圍的社會保險轉移接續機制,包括個人繳費部分和企業繳費部分都可轉移,各地社保服務機構均可查詢和接續。對于形成積累的養老、醫療和失業保險的個人賬戶,都應允許轉移接續。可以考慮,在人力資源和勞動保障部下屬專門設置事業單位性質的服務機構與工作人員承擔這項職能。

四是實行強制性社會保險制度。根據勞動合同法的有關規定,所有勞動者在簽訂勞動合同關系的同時必須參加社會保險,參保者不得退保。所有用人單位都必須按規定為就業者及時足額繳納保費,除特殊情況經申請批準外,不得拒繳、少繳或緩繳。

五是逐步提高農民工個人繳費和企業繳費比例。隨著工資水平的提高,逐步接近和達到城鎮職工保費繳納水平,真正做到承擔同等責任、享受同等待遇。

六是創造農民工養老保險的兌現條件。鑒于各地養老保險水平高低不一,對轉移接續的養老保險可采取分段計算的辦法。在同一個城市交足15年社會養老保險保費、由于種種原因離開打工所在地的農民工,可以在當地保留養老保險關系,到達規定退休年齡時再回到當地社會保障服務機構辦理退休和養老金領取手續。通過采取靈活多樣的方法,調動農民工參加養老保險的積極性,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

七是逐步擴大社會保險統籌范圍。盡快實現省內統籌,適當時候推進全國統籌。但是,社會保險統籌并不等于對社會保險實行同一個標準。應當根據城鄉一體化的要求,在全國城鄉建立統一的社會保障體系,借鑒工資制度的某些做法,可以對社會保險設計成不同的等級或檔次,將各地現有的社會保險標準進行整理,本著“就高不就低”的原則,歸并到相近的等級或檔次中去,以此實現全國社會保險的規范統一。農民工社會保險制度與全國社會保險體系全面對接,融入全國社會保險體系之中。今后隨著國家財政支持力度的加大,逐步提高農民工社會保險的保障水平。

八是有條件的企業可實行企業年金制度。推進補充養老保險和補充醫療保險,提高養老保險和醫療水平,至少使農民工養老和醫療的實際保障水平接近或達到城鎮職工社會保險平均水平,同時促進農民工穩定就業,愿意為企業發展持續作出貢獻。

(四)加強農民工社會救助制度建設。健全相應的規章制度,完善農民工社會救助工作的相關制度。進一步把農民工社會救助納入城鎮社會救助體系,政府加大支持力度,使農民工在遇到重大困難時能夠及早得到社會救助,幫助他們渡過難關。在發揮政府社會救助主導作用的同時,積極鼓勵發揮民間組織、慈善機構和社會援助的作用,拓寬農民工困難人群獲得社會救助的路子。

除了生活救濟、子女上學等社會救助外,還應綜合考慮農民工困難人群的其他社會救助,特別要重視援助,重點在為農民工討薪、工傷、交通事故等方面提供法律幫助,切實維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同時,要加強對各類社會組織的培育和引導,發揮社會組織在正確排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和諧方面的積極作用,避免有的自發性維權組織成為影響社會穩定和諧的消極因素。

當前,受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和影響,我國沿海地區許多從事出口產品生產加工和貿易的企業都陷入停產半停產境地,大量農民工下崗,其中找不到工作的農民工返鄉回流,春節前后將達到高峰,各類社會矛盾、問題正在積累和增多。據湖南省抽樣調查推算,2008年1—11月全省返鄉回流農民工170萬人,約占跨省轉移就業904萬人的17.7%。預計2009年該省跨省外出務工的農民工返鄉回流人數約占30%,接近280萬人,所帶來的經濟社會壓力將持續增大。全國其他省份返鄉回流的農民工數量也在逐步增加。

應把積極做好返鄉回流農民工社會救助工作作為當前保持社會穩定、促進農村發展的一件大事切實抓緊抓好,作為做好農民工社會救助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切實抓緊抓好。在當前特定的形勢下,更要充分彰顯政府的責任,體現以人為本的關懷,昀大限度地增加積極因素,昀大限度地減少消極因素,使所有返鄉回流的農民工在昀困難的時候能有一種歸宿感、溫暖感。在健全農民工返鄉回流報告制度、積極引導和鼓勵創業就業、擴大培訓規模的同時,還要關心和幫助返鄉農民工解決生活困難。目前農民工大量返鄉回流可以說成提前回家過年,但是如果到2009年三四月份還是重新就業無望就可能會產生新的困難和矛盾,除積極幫助他們聯系再就業工作崗位外,對陷入生活困難境地的返鄉回流農民工及其家庭,符合農村低保條件的要納入低保救助對象,不符合農村低保條件的要及時實行臨時性社會救濟。

(五)逐步吸納進城農民工在城鎮落戶。國發2006年5號文件明文規定:“中小城市和小城鎮要適當放寬農民工落戶條件;大城市要積極穩妥地解決符合條件的農民工戶籍問題,對農民工中的勞動模范、先進工作者和高級技工、技師以及其他有突出貢獻者,應優先準予落戶。”農民工在城鎮落戶,由農業戶口轉變為城鎮戶口,不僅是解決農民工社會保障問題的根本辦法,而且是推進工業化、城鎮化的有效措施。從總體上看,農民工在城鎮落戶工作進展較慢,主要是各地城市擔心附著在戶籍上的各種社會福利所帶來的壓力太大,憂慮城市財力、住房和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難以承受。2007年全國人口城鎮化率為44.9%,其中進城的農民工及其贍養人口并沒有真正融入城鎮,如果扣除這個數量龐大的社會群體,人口城鎮化率至少下降6個百分點。

由于長期不能在打工城市落戶,已經給農民工帶來許多個人難以解決的困難和問題。其中,昀突出的是農民工子女只能在打工所在地接受九年義務教育,讀高中和參加普通院校高考則需要回到戶口所在地,這往往需要家長放棄工作陪同子女回家鄉讀高中。即使勉強在打工城市讀完高中回家鄉參加高考,也因為打工城市與家鄉的高中教材和高考試卷不同而難以取得較好成績。對于這個問題應當采取妥善方法加以解決。可以考慮,對于一直在父母打工城市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外來人員子女,不受戶口所在地的限制,允許他們在同一城市讀高中并參加高考。當然,昀終解決這個問題則有賴于允許農民工在工作所在地落戶。

實際上,我國在今后一個相當時期內仍將處于經濟高速增長階段,城鎮經濟增長更是快于農村,財政收入增加也主要在城鎮實現。這個時期正是加快推進人口城鎮化的昀佳時期,適當吸納農民工落戶完全符合推進城鎮化的大趨勢,也具備了一定的財力基礎,應當不失時機地加以推進。如果錯過了城鎮經濟快速發展的有利時機,將來農民工在城鎮落戶的門檻會更高,對城鎮自身帶來的各方面壓力會更大。從縮小城鄉差別、貧富差別的要求來看,寧可適當放慢城鎮原有居民收入和福利待遇的增長步伐,也應積極創造條件吸納符合條件的農民工在城鎮落戶。還要看到,適當吸納農民工在城鎮落戶,固然會增大城鎮財政壓力,但更重要的是將會引發落戶農民工的工作熱情和消費愿望,從而增強城鎮經濟發展的動力和活力,促進城鎮經濟又好又快發展。

我們認為,根據國務院2006年5號文件精神,大中小城市都要努力推進農民工落戶問題,除了對農民工中的勞動模范、先進工作者和高級技工、技師以及其他有突出貢獻者應優先準予落戶外,對一般農民工也應從實際出發制定相應規定。比如,在所在城市打工滿10年或15年、沒有違法記錄、沒有重大誠信問題的可以在城市落戶。在一些人口達到幾百萬甚至超過千萬的超大型城市,可以考慮在郊區小城鎮適當接受一部分農民工落戶,以降低他們進入城鎮的門檻。我們建議,通過持續不斷的努力,力爭到2020年基本解決符合條件的農民工及其家屬在各地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的落戶問題,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的步子應當邁得更快一些。農民工一旦在城鎮落戶,則應享受城鎮原有居民同等待遇,其中包括享受城鎮職工社會保障和廉租房政策,并在制度上徹底融入城市社會,取消他們的“農民工”稱謂,真正實現城鎮化。同時,城鎮發展也充分考慮農民工落戶這個新的因素,把農民工列入城鎮公共財政支出和固定資產投入的服務對象,逐步滿足他們對住房和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方面形成的需求增長。

此外還可考慮,把農民工社會保障與國家管理體制改革、預算決算和審計制度改革、黨風廉政建設和壓縮節約非必要行政性開支等宏觀措施更好地統籌起來,真正從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的高度關注民生,關注社會保障制度建設,關注越來越突出的農民工問題。要通過完善社會保障體系,把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和實現國家民族振興的偉大事業統一起來,把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實惠撒向普羅大眾,用城鄉和諧、工農和諧撐起社會和諧的大廈。

(節選自《關于加快農村改革發展的幾個問題》

責任編輯:賈瑩瑩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香港马会原创一波中特 玩彩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福利彩票app官方版下载 群英会顺一稳赚技巧 万达国际娱乐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黑马人工计划